重庆大学生家教|西南政法大学老师关于刑法访谈


频道:家教直通车 来源:重庆大学生家教 点击:191 日期:2018/12/9 4:31:46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为而不争,实为争也。学术研究的确须为戒浮躁攀比急功沽名。法治唯有充分彰显人类文明价值积淀,方能穿透时空,深入人心,引领行动。在一天的授课结束后,陈忠林教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此时他仍然精神奕奕,毫无半丝疲态,这位阅尽千帆仍初心不改的长者在采访过程中表现出的豁达的态度、乐观的心态令我们为之深深折服。坦言之,在采访之前,我们不曾想到一代学术大家的座右铭居然是—— 随遇而安,顺其自然。


1、人生之路:顺其自然   随遇而安


对于人生之路,陈忠林教授的回答和很多人的想法可能不太一样,他最基本的一个想法就是顺其自然。陈教授自认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从来不会想着去追求一个成功。他认为,“如果一个人追求成功,就会给他作为人的正常发展产生障碍。例如,一个人的目标是要成名,那么当他遇到妨碍他成名的事情时,就会很可能使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去实现这个目标。所以,我是比较反对立雄心、树大志这种主张的。我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努力做好手中的工作,然后一切都顺应自然,可能更适合过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生活。”


所以,陈忠林教授也不会为了达成目标而刻意追求效率。比如,他不会为了名利而牺牲自己玩的时间。他认为一个人应该有自己玩的时间,这个玩和学术研究并不是互相冲突的。比如电子游戏,是玩乐的一种。但是自己玩电子游戏经常会想一些与这个游戏相关的社会问题:这个游戏涉及了一些什么样的社会问题?这个游戏激励玩家努力是运用了什么样的原理?


陈老师说,常言道事事留心皆学问。真正的学问不是在书本里读出来的,而是作为一个人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体悟出来的。笔者深以为然。在谈及意大利求学的经历时,陈忠林教授更是大笑连连,坦言留学这件事情也是顺其自然。其实在本科毕业的时候,陈忠林教授就因外语成绩好,而有一次被安排出国的机会,但是他最终选择了放弃。因为他觉得以自己当时的学术水平,还没有足够的基础和底蕴去学习外国的理论思想。为了充实和提高自身的学术素养,他选择了继续在西政读研究生。硕士毕业之后,他已经没有了出国的念头。


但是,无巧不成书,系主任找到他说有出国机会,鼓励他去试试,于是他就和英语教研室的老师一起参加选拔,最后以优异成绩被学校安排去了意大利进一步深造。上级领导在解释理由时说:“你英语学得那么好,那么意大利语肯定也能学得好。”事实证明,领导慧眼如炬,陈忠林教授在意大利留学和工作期间的学术活动被意大利方面评价为“为中意两国法学家的第一次合作做出了真正有意义的贡献”,他用最好的方式为祖国增添了荣誉。           


2、学术研究: 常识、常理、常情和我的刑法观


说到陈忠林教授,一个绕不开的学术成果便是“常识、常理、常情”理论,即大家熟悉的“三常”理论。陈忠林教授自称提出“三常”理论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对以前的理论有疑问,觉得现有理论的逻辑无法使自己信服。传统理论一方面强调“法律是人民意志的体现”,另一方面又说“法律是法律人之治”,主张“法律可以和情理悖离”,那法律又怎么可能成为人民意志的体现呢?传统理论说,应该把权力关在法律的笼子里,但在现实中法律却只能通过掌握立法权、执法权、司法权人的理解才可能变成现实,这不意味着有权决定法律内容的人认为法律是什么法律就是什么吗?这种理论指导下的法治又怎么限制权力呢?鉴于现有的理论无法解释自己的困惑,陈忠林教授决定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一个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人,一个学生时代从未想过一定要提出什么理论的人,却在自己从教之后开始了全新的探索——只因为他是老师,知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的责任,他无法接受向学生传递自己都不赞同的理论。从这个意义上讲,西政的任教经历对“三常”理论的形成有很大影响。陈忠林教授在抿了一口茶水后打趣道:“如果说我不是老师,就很有可能不去思考这个东西,我可能就玩去了,去看武侠小说,去打电子游戏,对吧?但是,既然我是老师,我就应该向学生讲授正确的东西。工作方面,我可以随遇而安,但是作为一个老师,我必须依照良心来履行自己的职责。”

 

问到陈忠林教授这几十年学法研法的个人经历时,他把自己的学术之路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尽力学习现有理论的阶段。这个阶段主要是大学本科学习的那几年。当时的想法就是努力将现有的真正学好,努力在今后的实践中少出问题。第二个阶段是传统理论的框架内进行一些独立思考。这个阶段时间较长,可以说是在写作本科毕业论文时就开始了。第三个阶段,是对传统法学理论的基础进行根本性反思阶段。这个阶段大致开始于2000年,他在《常识、常理、常情——一种法治观和法律教育观》和《自由、人权、法治 —— 人性的解读》等论文中,通过对人性区别于动物性的特殊性、人性和法律关系的分析,得出了现代法治应当是“人性之治”,“良心之治”,更应当是“常识、常理、常情之治”的结论,这些可以说是陈教授以“常识常理常情”为基础的法治观开始形成的标志着。

 

3、殷殷期盼:独立思考 踏实前行

 

对于学术研究,陈忠林教授坦率地讲,他个人是不主张做文献研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是在鼓励大家不看书,而是希望在日常生活中就要多看书,多积累,不能等到要写作的时候再去查资料。读书也不是一味地对作者的观点全盘接收,而是一定要自己进行思考,发现问题,形成自己的看法,然后再去找相应的文献、资料来丰富、支持自己的观点,阐述自己的观点,这才是一个相对更高效、更有用的方法。

 

此外陈忠林教授着重强调了问题意识,认为研究生最重要的不是写了多少论文,而是培养自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怎样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呢?首先发现问题要是自己感兴趣的问题;然后,要不忘初心。想想自己最初想要学习法律的目的,不管你是为了维护正义,为了成为名家还是为了找个谋生的手段,都不能忘了这个初心,只有这样,你才有前进的动力和努力的方向。


再次,是将心比心,法律应当是社会最基本共识的具体化,规则化,共识是大家一致的认识,要正确解决问题,就必须了解自己对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否为其他社会成员普遍认同;第四,要不迷信书本,不迷信权威,如果以书本为前提,以权威为准绳,就不可能发现问题。

怎样才能够不迷信权威、不迷信书本呢?方法就是实事求是。问题的解决方案,我们应该从社会事实中去求,从我们的法律规定中去求。通过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社会事实去了解作为法律之魂的常识常理常情,以常识常理常情作为最终判断为指导我们理解我们的法律规定,然后根据法律规定来概括出我们自己的法学理论。如果不是从社会事实和法律规定出发,而不是从理论出发去解决我们发现的问题,我们很可能就难逃成为书本,权威奴仆的命运。

 

与陈忠林教授对话,我们最为感慨的是,他这半生从未刻意去追求,或者说强求些什么东西,唯独坚持依自己的本心率性地走自己的路,在这浮世之中寻求本我的坚守,一句“浮世到头须适性,男儿何必尽成功”尽可喟叹。重庆大学生家教小编很钦佩能够一生保持这种顺其自然的心态,坚定的做好自己,对于当下的很多人来说,是很难做到的。陈老师真的是一个学术功底扎实,然后对待同学们也非常和蔼可亲的一位学者和长者,非常喜欢陈老师。

------文章版权归本网站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区域:渝中区 江北区 南岸区 九龙坡区 沙坪坝区 大渡口区 北碚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荣昌区 永川区 璧山区 大足区 铜梁区 合川区 江津区 黔江区 巫溪县 綦江区 长寿区 南川区 潼南区 开州区 梁平区 武隆区 城口县 丰都县 垫江县 忠县 云阳县 奉节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学校:重庆大学 西南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四川外国语大学 重庆交通大学 重庆邮电大学 重庆理工大学 重庆工商大学 重庆医科大学 重庆师范大学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 长江师范学院 重庆文理学院 重庆三峡学院
科目: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 英语 历史 地理 政治 钢琴 美术 书法 网球 日语 托福 雅思 计算机 韩语 奥数 吉他 围棋 英语口语 法语 德语 成人 外教 幼儿 作文
Copyright 2008-2020 重庆家教联盟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